Site Overlay

杰克逊丑闻为媒体和律师带来滚滚利润(图)

迈克尔·杰克逊逝世的那天,美国律师界著名的八卦网站“法律之上”的文章是这样写的:“娱乐界的传奇人物迈克尔·杰克逊,又名流行歌曲之王,不是一个律师。但由于他的性侵犯儿童案和财产问题,他毫无疑问地给律师们带来了大量的工作——不是每个流行偶像都拥有法律之上的专属标签的。”

有一位律师一定会深深记得并感谢迈克尔·杰克逊。他的名字叫做赖瑞·菲尔德曼。他是两起针对杰克逊性侵犯男童案中原告的律师。

前者在1994年为他和他的当事人总共带来了2200万美元的收益,而后者虽然未能庭外和解,杰克逊最后在刑事审判中也无罪释放了,菲尔德曼先生想必也没有白白工作。仅凭1994年的和解费用,菲尔德曼先生其实已经可以退休了。在美国,若当事人与律师达成协议,律师费只在案件获胜的情况下才能收取的线%或更多。

名人的丑闻,在世界任何地方,都是媒体和律师获利的大好机会。八卦媒体因此获得了无穷无尽的报道资源——当年辛普森案的电视转播让全美国无数电视机锁定了福克斯电视台整整一星期。而杰克逊的第一次性侵犯案件也给E!、法庭电视等美国台带来了滚滚财源。

律师在此类案件中的受益面往往比媒体窄得多,但这样的明星案件,往往一起就可以令至少两个律师从此退休。如若原告获胜,原告律师当然可以像菲尔德曼先生那样分走一块大馅饼。而那些无力预支每小时数百美元律师费的原告,就只能靠分给律师更大的一块馅饼来吸引好律师的青眼。被告的律师当然更加不用说,辛普森或迈克尔·杰克逊这样身家丰厚的人当然会请最好的辩护律师——代价是,当年辛普森案过后,单单因为支付庭外和解费用和律师费,辛普森已经濒临破产。

在这种背景下,明星的钱显得分外好赚。性侵害在美国法律中本来就是一种很微妙的指控——一方面原告除非有确凿证据,如录音、录像,或残留分泌物等,否则很难在法庭上获胜;但另一方面由于这类指控对被告人名声的巨大影响,为避免长期官司,被告人往往会选择庭外和解。

而性侵犯儿童在美国法律中是一种很严重的刑事罪行,最高可被判终身监禁。这种严重指控,像迈克尔·杰克逊这样当时正红的明星必然会不遗余力将影响降低到最小,尽快将事情解决,以免旷日持久的官司带来媒体长期的负面报道。或许正因如此,当1993年的案件浮出水面时,迈克尔·杰克逊在一年之内就决定花钱消灾。

1993年性侵害案的刑事指控用了更久的时间才最终被撤销。在这之前,迈克尔·杰克逊经历了他自己称为“人生最耻辱的考验”,当时他刚因滥用药物问题从国外的康复中心回来,随即受到检方通知进行所谓的“脱衣检验”,即检验他的生殖器官,并与男童的描述相对比,以此判断他是否曾在男童面前暴露自己。对于这次检验,迈克尔·杰克逊当年发表言论说:“我是清白的,不要像对待罪犯一样对待我。我已经被迫经历了非人道的耻辱的检验……那是我人生最耻辱的考验……但如果只有忍受它我才能证明我的清白,完全的清白,那就来吧。”

约十年后,另一位男童的母亲提出了同样的指控。这时的迈克尔·杰克逊已为人父,十年前的阴影似乎已经慢慢消散。一次考验似乎还不够。这回男童母亲在案件证据比上一次更加薄弱的情况下又求助于菲尔德曼律师,并且请出当年第一起案件中原告雇佣的心理医师。一切迹象都显示这次可能有敲诈嫌疑。但另一起刑事案件仍然立了案,迈克尔·杰克逊花了两年的时间才在庭上被无罪释放。

在1993年的案件中,迈克尔·杰克逊的姐姐曾经指控他有恋童癖。虽然她后来推翻了自己的说法,但迈克尔·杰克逊自第一起案件起,显然一直生活在这种指控的阴影中。而今人已逝,再追究他是否有此癖好已经没有意义。也许他真的有,也许他其实只是喜欢孩子,于是邀请他们来自己的家里玩耍而已——摸摸孩子的头、与他们嬉闹,这些和性骚扰指控之间,有时候只有很模糊的界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