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Overlay

专访JP摩根:不投资中国是最大的风险

自从JP摩根和大通银行合并以后,JP摩根大通集团已经成了将美国最有影响力的摩根、洛克菲勒两大家族联系在一起的名字。

1973年6月,当时任大通国民银行首席执行官的戴维·洛克菲勒,自己提着行李,迎着潮湿的热气,走过罗湖口岸进入中国内地的时候,或许并没有想到21年以后,JP摩根大通已经获准在中国开展基金管理业务了。

同样是潮湿炎热的6月,2004年6月15日,JP摩根大通旗下的JP摩根富林明资产管理公司和上海国际信托投资有限公司合资成立的上投摩根富林明基金管理公司正式开业。JP摩根正式进入中国资产管理业务。但是洛克菲勒在21年前的理解还是很实用的:任何美国机构要在华经营,必须要有耐心,必须经过艰苦的谈判。据了解JP摩根和上国投的合作也进行了将近2年时间的准备。

此前,在香港和台湾,JP摩根旗下的怡富基金已经在这些地区经营了很多年,取得了另人刮目相看的业绩。而JP摩根旗下,针对大中华地区的基金也为数不少。和其他合资基金公司明显不同,在上投富林明里面,外籍面孔的数量很少。而这似乎是和从上个世纪60年代开始,洛克菲勒一直推行的国际化的运作相关。

掌管了超过5800亿美元资产的JP摩根富林明是JP摩根大通集团旗下专门进行资产管理业务的部分。而这一部分也是JP摩根大通的利润重要来源之一。为了探询掌控着这笔巨额财产的人,本报记者专访了JP摩根富林明资产管理公司董事长詹姆士·斯泰利(James E. Staley)先生。

《21世纪》:1973年,戴维·洛克菲勒访华以后,JP摩根就开始在中国开展业务。但是时至今日,JP摩根才在中国开展基金管理业务,相比别的对手似乎已经迟了一年。对此JP摩根如何来看待自己晚到者的地位?

斯泰利(James E. Staley):我并不认为我们是一个迟来者,我认为我们是先来者之一。我们已经有了一个非常好的合作伙伴,我们还要保证我们有优秀的员工,我们有一个长远的计划。我们在亚洲有非常成功的资产管理经验。我觉得不是所有的公司都能像我们这样,具有在亚洲开展一项新业务,并取得非常大成功的经验。虽然在几个月前,或者一年前,有一些合资基金管理公司已经在中国成立,但是我认为我们会给基金市场带来不同的东西,一些他们所没有具备的东西。

《21世纪》:JP摩根所带来的不同之处,除了JP摩根一直为之骄傲的名声以外,还有什么?

斯泰利:JP摩根富林明从事国际业务已经很多年,而且也和中国打了很多年的交道,我们也有很丰富的进行合资公司的经验。我们的名字在国际市场上也是一种责任的象征,我们现在要使这种形象更加鲜明。在中国的这个合资公司,也会秉承这样一种理念。中国的机会是给每一个人的,中国在以一个非同寻常的速度在发展,每一个到中国来的公司都会发现自己的机会。

《21世纪》:作为一个掌管着几千亿美元资产的基金管理公司,您认为在中国投资的“风险”在哪里?

斯泰利:对于像JP摩根这样一个跨国金融企业来说,寻找一个快速增长的市场是很重要的。我认为对摩根来说最大的风险就是摩根不到中国来。在过去,我们引以为豪的是,我们是在新中国开展业务的第一个美国银行,我们也是中国银行的第一个美国代理行。我们希望继续成为在中国进行资产管理业务的第一名。到中国来,这是大势所趋。

在和第一银行合并以后,实际上我们掌管了7800亿美元资产,是美国第二大资产管理公司。但是如果作为一个优秀的投资人,则必须关注未来的机会。几乎所有的主要公司,包括金融企业和制造企业,都认为中国可能会成为未来发展的奇迹。一个投资人不仅仅看到今天的股票如何,更应该注意明天的股价。我们衡量中国的重要性不是看一两年里面,我们管理的资产规模会有多大,而是看十年之后,我们管理的资产规模。

《21世纪》:JP摩根富林明旗下的怡富基金在台湾和香港地区取得了很大的成功,其中的秘诀是不是本地化的策略?

斯泰利:我们对于不同地区的投资情况了解得非常仔细。在香港、台湾,和亚洲别的国家进行投资,你必须非常熟悉当地的情况,而且也要帮助国际投资者更多的了解当地情况。我们有很多员工在中国有工作经验,我们对于在中国开展的业务有很大的耐心,其中一部分任务就是了解中国投资市场。这样才能成为非常优秀的投资者。

《21世纪》:选择上海国际信托投资公司作为自己的合作伙伴,是不是JP摩根认为上国投在上海有很好的本地优势?

斯泰利:不管在中国,还是在伦敦、美国,合作的关键是合作双方互相间的了解和信任。我们很高兴我们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合作伙伴,我们也很努力地进行沟通和交流。我们为了这个合资公司已经一起工作了两年,我们双方对于做些什么、怎么做都已经达成了一定的共识。

现在基金公司的管理层,非常了解当地的情况。我希望我们是一个好学生,可以学到些关于中国的东西。我们在亚洲有很多投资,我们希望我们能够带来一些经验。我们在台湾有一个非常庞大的基金,我们希望也同样给中国内地带来一种不同的基金形式。我们的合作伙伴在中国有很丰富的经验,同时也取得了很多成功的案例,我们希望可以通过他们得到更多的帮助。

《21世纪》:在上投摩根基金管理公司里面,有很多来自台湾地区的经理人,这是否也是JP摩根的策略之一?

斯泰利:每一个为JP摩根富林明工作的人,都了解JP摩根。我们是一个非常国际化的公司,很多员工在伦敦、香港。JP摩根需要了解中国的情况,而中国的投资者也会需要了解JP摩根。在这里,有很重要的一点是,这次合作不是来自两个公司的人员在一起工作,而是两个公司共同成立了一个合资公司。

《21世纪》:更多的聘用台湾地区的经理人,而不是来自美国的经理人,这是不是考虑到基金管理需要对本地市场非常了解?

斯泰利:是的,他们确实是这样。我认为,我们是一个国际化的公司,在我们开展国际化业务的过程中,不管是美国人、英国人,或者是香港、台湾的中国人,还是中国内地的,在JP摩根都会很非常顺利地进行沟通和了解。现在中国也越来越融入整个世界,中国人也会对JP摩根有更多的了解。这样我们都会有很好的机会,对我们都会有利。

《21世纪》:JP摩根有相当大部分资产投资在亚洲市场,如何判断亚洲市场和中国市场的未来走向?

斯泰利:和其他的新兴市场一样,亚洲市场是一个变化非常大的市场,但是我们对于亚洲的长期增长是有信心的。我们相信,并且做得很好的一点就是,我们没有被市场短暂的波动所迷惑,我们从市场的长期增长中得到了回报。所以,我们对于亚洲和中国的长期增长非常看好。虽然,中国证券市场的波动很大,上涨和下跌非常快,我们会用我们的经验来获取最大的收益。我们相信,中国比亚洲其他地区更快的增长,将会在证券市场上得到体现,所以我们在中国的投资应该是非常看好的。

要管理好数量庞大的金融资产,最重要的一点是要有长远的眼光。中国人的活力,中国教育的发展,在这些因素的影响下,总有一天,中国会引领全球经济发展。而一个活跃的证券市场,不但可以帮助中国企业成长,也可以帮助我们这些投资者获得回报。

《21世纪》:对于上投摩根合资基金管理公司,JP摩根有没有一个具体的盈利目标的要求?

斯泰利:我们一直认为中国市场是一个长期增长的市场,所以我们并没有一个眼前的盈利目标。我们有一个很强的团队,也有非常丰富的投资经验,这些对我们的业务发展非常有利。回过头来看,JP摩根是全球第二大银行,我们拥有充足的资源,我们可以进行投资。有了一个很好的合作伙伴,良好的团队,再加上我们有正确的方法,我们相信在中国继续保持快速增长的情况下,我们未来远期是非常看好的。我们并不担心眼下的投资。

《21世纪》:既然如此看好合资基金公司的前景,如果政策允许,JP摩根是否会增加合资公司的股权比例?

斯泰利:如果政策允许的话,我们愿意增加自己的股权比例。我们已经和我们的合作伙伴谈到过这些问题。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