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Overlay

小伙街头穿女装表演肚皮舞(图)

11月26日下午,在市府广场,一位“舞娘”在人群中跳起了肚皮舞。然而,如果不看“她”写在木板上的求助信,谁也难以看出,眼前这位舞姿翩翩的娇媚舞娘,其实是男儿身。

“我穿黑色外套,紫色裙子,桃红包包,旁边还有蓝色小推车。”11月26日14:30,记者在市府广场BRT天桥不远处找到了坐在花坛上的刘仪轩。“你好!”双方握手,“她”的动作很轻,一触即分,手很白很柔软,略潮。

近看之下,“她”的面容很精致,应是化了淡妆;但是嘴唇上微青的毛孔和喉结,却暴露了“她”男儿身的秘密。

“我下午准备在这里试试看,不知道到时会不会被保安赶走。”刘仪轩和记者商量起了演出的地点。“那边阴阴的,你不会冷吗?”“不会,跳起来就不冷了。”“她”的声音始终很淡定,不缓不急,声线很细柔,略带磁性,听上去很好听。

无论是身材容貌,还是动作声音,抑或是眼波流转,“她”看上去真是一个女人。

但一段文字透露了“她”的真实身份。“本人看似女性模样,但实则男儿身。由于天意弄人,让我身心不一,性别错乱,自己已经痛苦不堪。为了实现‘女孩梦’,很多城市都留下我深深的足迹……唯有改变现状,才能成为真正的自己——我要成为真正的女性。”刘仪轩在身边竖起了一块小木板,上面如是写道。

竖好小木板,安置好小音箱。刘仪轩脱下身上的大衣,在周围异样的目光中,又继续脱下衬衣,只剩下最里面的一件紫色抹胸,仿佛一位天竺舞娘出现在面前。

人群越聚越多。刘仪轩弯下身,开启了简陋的小音箱,一阵轻快的音乐传来,是跳肚皮舞专用的音乐。

音乐时缓时急,刘仪轩的舞蹈也随之更换着风格:时而裙角飞扬,旋转如风;时而玉臂舒展,扭腰挺胸;时而腰腹剧震,环佩叮咚……

渐渐地,围观的人们走近观看木板上的求助信,几位好心人在募捐箱里投下了十元、二十元不等的钱币,记者也投下了二十元。

不一会儿,广场工作人员最终还是过来干预了刘仪轩的表演。“这里不能搞这个,赶紧换个地方弄!”一位清洁工模样的大妈说:“广场不允许摆摊、卖艺。除非是事先和办公室联系的活动才可以进行。”

最后,刘仪轩只好收起东西,离开了这里,而此时“她”已是满头大汗,说话已经带上了点喘气声:“今天就到这里了,正好我这两天有点重感冒,人也不太舒服。”

105医院整形美容中心一位林姓医生介绍:“变性手术是一项系统工程,不仅仅是生殖器官的改变,还包括外形的修整等一系列手术。需要做的项目较多,总费用估计得二十万以上。而如果当事人的个人条件很好的话,那么项目就少一点,费用也只需几万块钱。”

但是,林医生同时表示:“做变性手术有很多限制,事先需要取得一系列手续,比如要检查他是不是真的是易性癖患者,也就是检查他体内的雌性激素含量;另外,必须经过家人的同意。”

说到自己的未来,刘仪轩告诉记者:“等筹够钱,做完了变性手术,我想开一家舞蹈班,专门教别人跳肚皮舞。人一辈子是为自己而活,为自己的幸福着想,我也想活出真实的自己。所以我才选择走这条路,我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利。”本报记者 夏有俊/文 高博/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