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Overlay

为阻止中国滤波器发展美国破解入侵服务器诱捕我国芯片专家

2015 年5月17日每年一届的“国际微波技术展览会”在美国凤凰城如期举行,在展览开会之前中国滤波器专家、天津大学教授张浩受邀参会,就在张浩一行人抵达洛杉矶国际机场时,一群美国警察立刻上前铐住了张浩,并以“经济间谍”为由将其押往圣何塞监狱。在此之前天津大学的邮件服务器被破解入侵,但当时校方并未发现任何异样。5月18日张浩被带到洛杉矶法庭受审,而指控张浩的证据就是来自天津大学服务器的邮件,其内容牵扯到张浩在美任职期间与安华高科技公司工程师庞慰的信件往来。

为什么美国罔顾国际影响、肆意拘留一名中国教授呢?我们先回顾一下事情的经过,2006年张浩在取得南加州大学电气工程学博士后,受聘于美国思佳讯科技公司。而在同校结识的校友庞慰则就职于安华高科技,两人同样为公司专研FBAR滤波器。在2009年相继回国任天大教授之前,3年时间内两人就在滤波器芯片行业声名鹊起,一共取得了七项技术专利。2011年张浩和庞慰在国内创建了第一家FBAR公司诺思,目标直指被美国长期垄断的高端滤波器市场。

当时我国国内在高端滤波器领域技术尚属空白,在回国到诺思创立之后,张浩和庞慰两人在国内产出了超200项技术专利。诺思正有此技术积累一跃成为中国FBAR滤波器的领军企业,其推出的射频前端滤波芯片处于国际先进水平,并且诺思做到了集芯片设计、研发、加工生产为一身,在国际滤波器市场上拥有较为强劲的核心竞争力。而且诺思建有全亚洲第一个FBAR滤波芯片的晶圆厂,这让诺思具备芯片自研自产、小规模供应滤波器市场的能力。

诺思在短短数年内崛起对美国的滤波芯片市场形成了强力冲击。滤波器芯片作为手机移动设备、5G通信和物联网等行业的重要器件,其市场需求量极大。例如一部4G手机的零部件分布中,滤波器芯片的采购费用达到了40元,2019年全球总共有超14亿部手机出货,那么光手机这一行业的滤波器市场就达到了500亿元的规模,而全行业推动滤波器芯片及零部件的市场高达上千亿。就是在这样的市场背景下,新生的诺思无疑动了美国滤波器企业安华高的蛋糕。

高端滤波器芯片对于一个国家的科技行业有多重要?首先我们先得从滤波器的原理上深入了解。两个相隔千里的手机设备间进行通信,发射端先将人声转变为通信电波,而接收端如果想要无误差的将电波信号转回人声,这个步骤就得交给射频器件完成。而射频器件有着两个核心部件,一个是射频芯片,另一个就是滤除额外信号、改善通话质量的滤波器。同样滤波器也有着中类、低中高端之分,其主要分为声表面波SAW和声体波FBAR滤波器两大类。

而诺思就是专门研制相比于声表面波性能更加优异的FBAR滤波器,这种滤波器主要被用作手机、电脑和导航等高精度电子设备上,特别在5G通信领域有着广泛需求,因此对芯片、材料和加工工艺有着极高要求。截止到目前为止,诺思因为有着独立的芯片研发线和晶圆生产线,已经向市场累计交付了一亿颗滤波器芯片。不仅在数量上打入了欧美垄断的市场,在高端产品的研发上,诺思已抢先推出全球第一款5G n41 BAW滤波器,在5G射频滤波器市场上同样没有缺席。

看到这里我们应该对张浩教授和诺思有着足够的了解,明白了美国为何不遗余力的扣留我国高科技人才。美国针对我国高科技企业如华为、诺思的打压由来已久,其初期的目的也已经达到。目前张浩教授在天津大学的相关研究、诺思公司的融资经营等遇到了极大阻碍,显然美国将企业间正常的竞争关系升至国家层面,中国滤波器芯片在强压下崛起已经步履维艰。张浩教授现今仍远在美国等待判决,我们国家也需要这样的高科技人才平安归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